芝麻坦(1)

 芝麻坦(1)

说起黄山西海大峡谷,海内外郝郝有名。我说芝麻坦,就我们黄山区也未必有太多的人知道。我说贤村采育场,乃至全省,只要从是林业工作近30年的人没有不知道。

九龙峰是巍巍黄山西海大峡谷延伸的余脉。九龙峰海拔近1200米,地处贤村内(现在规划在焦村内)它的峰顶叫九龙冈是歙县,黟县,黄山区三地的地界处(过去是)。而芝麻坦呢则是九龙峰山峦下的一处较宽敞哇地,因地处两翼大山脚下,且中间有条山涧流淌的小河,有芦苇,斑毛,杂草,又因是很湿,是蛤蜊繁殖佳地,据山外人说当年那里蛤蜊大到2斤,春天季节遍地全是。所以本地方言叫“芝麻荡”意思是芝麻大的水坑。

“采育”这个70年代中期兴起的名词。顾名思义,一面将深山老林的砍伐下木材,运出大山建设各行各业所需(听父亲说那年代我们国家很紧缺木材,特别是外省不产木材的省份),另一面则要将砍掉的山场,以及劣质山林进行改造,栽植,抚育,培育。这样,有利于生态发展;有利于民生建设;有利于当时的经济发展;正因为“芝麻坦”内茂密天然原始森林无法采集运出大山,上级安排我的父亲亲临挂帅。

这是解放后父亲第二次赴大山建场(第一次是进山建松树炼油厂)。开辟进军大山办场的号角,容不得父亲怠慢。父亲带领着一帮人,没有技术设备,没有专家指导,更没有上面有多少万的拔款资金,人们每月能拿只是政府发给一点只能吃饭的钱(那时父亲不到70元钱)。仅仅凭借着20几号人聪颖智慧的大脑,20双长满厚厚老茧的手,露宿风餐,艰辛困苦,开凿劈山,从10多里大山外,一根扁担,一把锄头,一根钢钎,一只箩筐,一锄锄的挖,一担担挑,石头是一块块的搬运,步履何等艰难开出一条宽约4米汽车道。那条路不长,但凝聚着当年20多号人呕心沥血啊!多年之后,人们说起采育场辉煌总是说:“没有这条路就没有今天的采育场!”。

路通了,山外钢筋水泥,建筑材料也就顺利运进来。在父亲的指挥,在当时最响亮的,最气魄的,最气壮山河的——“咱们工人有力量”洪亮歌声中,一个正规化采育场风貌竖立在九龙峰峦下。场区类:家属房,单身职工房,工人子弟学校,工人卫生所,职工夜大,职工食堂,职工澡堂,职工会场,场部办公房(于单身宿舍房一样,没有另样)。青一色1.5米高石块砌起的墙脚,青一色白石灰于水泥混合砂浆粉刷的墙体,青一色从外运进来暗灰色的大瓦(听父亲说那是当时最好的瓦,人走上面也不会踩坏),青一色小平房。一字形沿新开的路,沿山,沿河向上而建。在远离约100米小河边修建了一条约2米高的防水墙,那弯曲防水墙也是用巨石所砌成,象一条巨龙伏在那里一动不动,像是这深山沟里守护神!

当时只有十几户家属,多数只是单身有为的青年,他们选择这里实属感动不少人。后来这里成了锻炼人才去处。只要是招工进林业系统的人,大多数多要来这里锻炼一番,这里像是一个炼钢火炉。那种创业精神,那种大公无畏精神,那种豪情壮志,在这小小“芝麻坦”显而易见。使得“芝麻坦”——采育场,赢得四面八方是掌声雷动。呈一度被评为县级先进单位,省级先进单位,先进个人,劳动模范是层出不穷。。。。。而我父亲也团队正能量小故事及感悟是当年最光荣、最骄傲的共产党人之一!

时间从指隙间溜走很快,但从芝麻坦——采育场走过的人,从那个时期走过来的人,我相信还有很多和我一样的人,不能忘记那时的影子,因为那影子里有太多值得我们去回味的动西!(续)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