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走了,带走了我的全世界

无题

这是一个很普通,很悲伤,很丧的故事。

丧到我余生,不知道还能不能走出这个阴影。

从那个雪夜到如今的每一天,我心如死灰,宛若行尸走肉。

大四实习,是和她的初遇,不止有她,还有她的父母。

谁曾能想到,未来几年,她会是我人生的全部意义。

那一天,是上天给的一个机会。让我们相遇,开始一段故事。

我一米六八,在北方,这算身材矮小。

尽管我自视还算有些才华,不过,这些才华无法掩饰我生命中的一些缺失。

年少聪明好学,德智体美劳均拔头筹,高高中时期就开始放纵,沉迷打球,看球,结果本有希望上一本线的基础,却不得不面对就读于一群二流高校的现实。

大学四年浑浑噩噩,说不上优异,也算没拖后腿,最终大四的末尾时间找到了这家500强公司在s省的分销商集团工作。

北方官僚气息很严重,s省最甚,堪称全国之最,哪怕仅仅一个知名运动品牌的分销公司,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何况,我由于身高不出众,给我的感觉的是,公司里很多人都俯视我。

身体上,和精神上,都是俯视。

尽管在我眼里,他们有一些都是靠关系混进去的酒囊饭袋。当然,也有能力很强的,占比极少。

我知道以我的性格,在这种公司,很难有发展。

但是我爱这个运动品牌,也一直穿这个品牌,按照我的家庭条件,这个品牌并不便宜,之所以我一直支持,只因我有一颗红亮的爱国心。

福兮祸兮,如果不是这份工作,我也不会遇见她。假若没有遇见她,我也不会沦为三年抑郁终生社恐。

管理培训生入职,所以一切从店铺开始熟悉。周期为三到六个月。

我比她早到公司两个星期,她去的时候后,父母亲自把她送到店铺,我有点羡慕也觉得她有点矫情,从小很自立自生活独立习惯了,不理解这种走到哪里都有父母跟着的人。

当时,她穿一件黑白撞色的系带连衣裙,不得不说,她给人的第一印象是,腰很细,非常细,腰臀比很美。

长相中上,算不上美,却很天然,就是典型的农村出来的女生,不用化妆素雅真实的那种好看。

也可以这么说,你看到她,会忍不住想上去抱住她。归根到底,她的腰,真的很细。

对于我这种家境不好,长相一般,身高更是在s省人里算矮的男生来说,她,就是女神。

身高长相和学历都是,她是我们整个管培生团队里唯一一个重点本科。

同我一起入职的还有一个本地男生,学历不如我,大专毕业,但是家境很好,善言谈,说不上帅,但是足够高大,185的身板,很厚实。

我和他关系还好,准确的说,他应该和所有人关系都很好。

他的眼神也聚焦在她的身上,就像一头猎豹盯住了远处喝水的羚羊,让人一眼看穿他的心思。

对我来讲,其实是无所谓的,因为我即便对她有意思,也只能算是一种幻想,所以我跟他并不算竞争对手。

至少,我自己是个什么条件我心里是清楚的,父亲早走,母亲改嫁,没人疼没人爱,大学靠奖学金和申请的贫困补助还有散碎的零工读完。

我大学里,不算最贫困的,我妈再嫁,但是她还是有能力抚养我的,从11岁父亲走后,我也没比其他同龄人吃喝穿要差,甚至要好。

虽然对家境真正贫困的人来说很不公平,但受制于我单亲家庭的事实,我还是在大学里拿到了各种贫困补助和少量奖学金。

这不重要,说这些的意思是,我认为,她是我触不可及的人。我高中大学谈过女朋友的,长相身材学历都是和她有差距的。

店铺实习的日子平淡如水,有了这么一个女神的存在,我心里很舒服,货场卖货,陈列调整,我都干劲十足。

就算不可能,也要给她留个很棒的印象罢。

接触的多了,了解的也多了。

她很呆萌,呆萌的有点可爱,她经常会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叫她一声,她总要一两秒钟才反应过来。

后来知道,她的大学舍友都叫她傻傻。

傻傻是她的外号,很符合她的风格。

反射弧是长了一些,外表呆萌的同时,她学东西很快,记忆力也好。

我记得当时店铺闲时的聊天,为了给店里的那些没怎么读过书的店员姐姐妹妹们卖弄学问,我经常偶尔蹦出一两句诗词。

她更厉害,她可以一字不差的背下我们中学的诗文,滕王阁序岳阳楼记都能做到一字不差。

我愕然。应该当时高考结束的那一天,我这些都忘干净了吧。

于是我直夸她是才女,不过她好像并不吃这一套。

她很胆小,店铺通常晚上十点半才下班,我偶尔会送她到住处。我的住处和她的住处并不顺路,在相反方向,当时的我口袋空空又不想跟家里要钱,买不起交通工具,就走着送她回家,随便聊一些东西。

我们之间的感情并不算深厚,聊的话题也不深刻。

我不是唯一送她回家的人,店里的店员小姑娘,店长大姐,还有那个185的和我关系还说得过去的他,都会偶尔送他。

但是,他的频率似乎更高一点。因为他有交通工具,一辆当时看上去对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们比较奢侈的交通工具,一辆3000块的雅迪电动车。

后来她调去了电商部工作,我们之间的联系也少了,听别人说,他俩在一起过一段时间过,只一两个月吧,就分手了。

管培生例行会议,她缺席,我旁边的姑娘也在电商部,说她得了肠胃病,连续休息十几天了。

我觉得不太对,以前在店铺的时候,不觉得她有肠胃方面的问题。

后来的管培生例会,我看到她,问她好些了没有,她只回答,好多了。

她的眼神都很暗淡。

看到她的状态,我心里不舒服。

我是个见不得别人不开心的人,看到身边的人不开心不舒服,我就会不开心不舒服。

平时上班时,我就时常想起她不开心的样子。

我想让她开心起来。

机会来了,15年,12月23日,我有同学做旅游工作,某大型游乐场有圣诞夜场活动,烟花,焰火,灯光美句简短优美句子励志,歌舞表演都有。我什么也没想,直接从同学那里订了两张票。

现在想想挺不可思议的,我在没问,且没经过当事人同意的情况话就订了票。万一到时候人家不去就很尴尬。

买了后有点后悔,我发现自己根本问不出口,一直到12月25号早上,我都还拿着手机迟迟不好意思发消息过去。

一来,我确实没有和她熟悉到可以单独出去玩的程度,而且是夜场,包括晚上过夜什么的,一男一女的普通同事关系,这种邀约根本不合适。

二来,我打心里觉得我确实跟她比起来各方面都很差劲,以追女生的身份跟她出去,看上去更不合适。

门票下午三点入场,时间已经不多了,十一点半我终于开口了。

“看你最近心情不好,出去玩玩吧。”

“好啊,什么时候,去哪里。”

“方特有夜场活动,去看看烟花和焰火表演,坐坐过山车吧,票,我已经买好了。”

“什么时候的?”

“今天下午,三点”

“等我,我去请假”。

我人傻了,没想到她这么痛快的答应了。

当时的情况确实就是这样,很简单,没有多余的废话,她应允的极为痛快。

那一天,玩的很开心。

我是后来才知道的,她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游乐场,可是游乐场门票挺高的,她没去过任何游乐场。

她爸妈是很疼她,但更疼她弟弟,普通农村家庭孩子去游乐场,挺奢侈的。

她爸妈也不会有多余的钱让她去游乐场,即便有,也是让她弟弟先去。。。

那天是她第一次迈进游乐场的大门。

那天也是我第一次牵她的手。

在140米高的跳楼机上自由落体,我坐在她隔壁,被厚厚的安全用具固定着,只有一只手能触摸到她。

我拉着她的手,跳楼机下坠时,我能感受到手指间加大的力度,也许是害怕,出于本能吧,她把拉我的手攥的更紧了。

这个跳楼机是当天玩的第一个项目。

我看书时,书上说,在和女生有过身体接触后,男女的感情会迅速升温。

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此言非虚。从跳楼机下来。我们的手还是牵着的。

拥挤的人群,其实牵手并不能让我们保持一个不被人群冲散的距离。我虽然是个*丝,但也是谈过恋爱的人。我知道我该离得充满香味的身体更近一些。

人潮滚滚中,我不自觉的扶住她的腰,以确保我们身体尽量近一些。不会让彼此消失在茫茫的人海里。

她似乎并没有排斥。

按我的行事风格,我也就仅此而已了,以当时我们的关系,扶腰已经是很出格的行为。

看着天上绚丽的烟花,她笑了,从生病到现在,那是第一次见她笑。

十点钟,我们在等车的长龙中排到了一辆出租车回到市区。

“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回家啊,一个小时后的火车,挺冷的,先去火车站地下广场吃点东西吧”。

“按你说的做,别把我弄丢了就好”。

其实,当时我的心路历程是,找个酒店住下,一来刚毕业钱确实不多,二来我也算个正人君子,不管开一间房还是两间房都不合适。

所以我选择最明智的做法,回家。

我做对了。

火车上,她说话了。

“旭哥,你和别的男生不一样”。

“你才知道啊,我比他们有才华。”

沉默,一路上虽然沉默,但气氛并不尴尬。

她累了,伏在茶水桌上。

“累了就睡一会儿吧,整整走了半个下午加一个晚上,腿应该酸了吧,到站我叫你。”

“嗯”。

一个简单的字。

我有那么一瞬间想让她靠着我的肩膀睡,我的肩膀并不宽阔,应该也足以让她睡得安心。

我没有,还是那个原因,不合适。目前我们还没有亲密到那个程度。

我们只是一对不算特别熟的,一起出来放松下的同事而已。

所以,我只是把我的外套脱下来盖到她身上,火车里的暖气很暖和,我这是多此一举,然而这更像是一种象征,一种作为男生必须做的行为而已。

一个小时车程,到站,我轻轻的喊醒她。

十二月的天,很冷,打开车门,站台上就袭来了一丝凉意。

我是瑟瑟发抖的,因为我的外套披在他的身上。

这个时候,这件外套披在她身上的外套就不是象征的,是我必须做的,我不能让心上人挨冻,尽管自己冻得上下牙只打颤。

她执意要把外套还给我,我坚决否定。

“我是冬天生的,11月26,不怕冷,你披着吧”。

“胡说,我也是冬天生的,我腊月27生日,最冷的时候生的,但是我还是怕冷。”

“我皮厚总行了吧”。你别说话了,赶紧披着吧。”

“旭哥,你真傻,你和别的男生不一样。”

“傻?开什么玩笑,叫傻傻的是你,才不是我。”

“噗”一声可爱的傻笑,沉默。

北方的冬天确实是冷,一张嘴,牙齿都要快冻掉。我们不约而同又不再说话。

凌晨一点,这班列车下车的人不多,我们很轻易打到了一辆出租车。

我把她送到住处,上楼,止步于门口。

我知道有人和她合租。

“快进去好好休息吧,明天晚班,可以好好睡个懒觉。”

“嗯,你也快回去吧,很晚了,你就别骑山地车了,打个车回家吧,这么冷。”

“你是在关心我么”,我臭不要脸的小声问。

“且,才不是,你把外套给我,你要是感冒了,我有负罪感,我是为了不让自己难受,我才懒得关心你。”

“行吧,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那我走了,你快进去吧”。说罢,我转身要下楼。

“旭哥”,她回头叫住了我,

“啊,咋了,还有啥要吩咐”?

“你真傻”。

“傻人有傻福,走了”

“记得打车,不要去店里骑车子了。”

“知道了。明天见。”

“嗯,注意安全”。

听到关门声,我便下楼,还是一路小跑,不到两公里的路,跑回到店里,竟有些暖和。

我也想打车回去,可是毕业前两个月的积蓄,买了这辆车,又请她出去玩,当时囊中羞涩。实在心痛口袋里那点钱。

忽然我想起来有点不对。

我刚说明天再见,为啥要说明天再见啊,明天并不是管培生会议的日子,按道理我们是一般不会有碰头的机会的。

回到住处给她报了平安,倒头就睡。

第二天照常上班,我很悲催,我是两天早班然后两天晚班轮值。

昨天上早班,回到住处接近三点加上寒冷,休息的并不惬意。于是,我跟店长姐姐请了三个小时短假睡懒觉,这时候我已经是副店,对店长姐姐的尊敬却仍然重要。

我请求店长姐姐不要告诉人力部门,这会扣我的表现分,毕竟我跟人力经理关系本身就有点小瑕疵,店长姐姐如果告状的话,我要倒霉。

还是一如既往,繁忙的一天,所在店铺为省会核心商圈旗舰店,客流量很大,每天都忙的不亦乐乎,卖货,整理陈列,分析进销存。昨天本来就很累了,加上今天一天又忙一天,累上加累,好歹是早班,可以四点下班早早休息。

四点,下班时间。

我好像忘了什么东西,我确实忘了什么东西,这跟我性格似乎有关系,即便有心,神经大条的性格也没法做到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我忘了问问她今天白天休息的怎么样,她早晚班轮值,昨天两点多送到家,现在四点了,应该不至于睡到现在,我按道理应当发个消息问问她休息的怎么样的。

但是我没有,我忘记了,尽管很在乎她,这也是我整个人生的缩影,明明很在乎,有时候却经常疏忽一些应该做的事情,即便这只是我和她感情的开始阶段,我也会犯这么大的错误。

我刚想走,看到手机收到的消息。

是她发来的。

“旭哥,今天我晚班,下班来接我送我回家吧,你昨天说的,明天见,可不要赖皮”。

她的消息让我想起来,我早就应该给她发消息的。而且他发消息的时间恰到好处,四点整,不会太早打扰我工作,也不会等我走到路上了无暇顾及手机。

“哈哈,我怎么会忘,不可能忘的,x哥从来都是说到做到,绝不吹牛。”

“那我等你哦”。

“妥了。”

回去途中,我特意到售后为我的山地车安上了后座,垫上了一个海绵垫子,这将是为她的女主人准备的专座。

其实,如果我知道我的身后有可能会坐着一个女生的话,我会直接买一辆电动车,只是我自己我自己也想不到这做梦一样的事情。

只能山地车加后座加垫子了,勉为其难吧。

完事后,我回去睡了一个觉,晚上十一点出发,把头发梳的整整齐齐,胡子刮得干干净净,以前我并不怎么注意仪容仪表,有点懒得打理,但是现在我感觉不一样了。

那一天,下了班,我端着热乎乎的泸上阿姨,店里的姑娘都喝这个品牌的珍珠奶茶,我也不知道对不对的她的口。

在公司楼下等她,看见她的那一刻,她仿佛就是我的全世界。

“还安了后座啊,专门为了送我安的么”

“哪里,早就想安,只是凑巧今天有时间”。

“这样啊,我自作多情了呢”。

公司到她的住处,路不远,2公里路,但山地车载个人也需要走五六分钟左右。

“休息的怎么样,今天累不累”。

“还好,应该没你累,我不用骑山地车载人回家,还有奶茶喝。”

“怎么可能,我喜欢骑车,大学里我骑山地车回家从学校到家140公里,十个小时,一路上下坡,面不改色心不跳,体力好的很。再说了~”我卡顿住了,有点难为情不敢说接下来想说的话。

“嗯,咋不说了呐”?

“再说,你这么瘦,能有几斤,跟载一个宠物猫有啥区别”。

我说了谎,首先她虽然瘦,但是身高挺高的,和我差不多,体重应该是过百了,然后,我想说的其实是~再说,我载的是我喜欢的女生。

我却没有说出口,好像说不说也无关紧要。因为接下来一分钟,我们在一起了。

至少在我眼里,我们在一起了。

“前面一段路不好走,你可抓牢了哦。”我说,我没撒谎,前面确实走一段路比较坑洼,我们要经过一段路,是个小区的菜市场,路不太好走。”

然后我下意识的一只手扶车,一手抓住她奶茶的手放到了我的腰上。

“抓住哦”。

这完全是一个司机的职业素养,骑的虽只是个山地车,对乘客的安全负责还是很必要的。

我在家时,闲暇时光总喜欢骑着自行车带亲戚家的弟弟妹妹们遛弯,所以,这几乎是一个条件反射,在路况不好的地方,下意识让弟弟妹妹抱紧我,只是此时此刻我似乎忘了坐在我身后的是一个女生。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紧紧抱住了我,这是我始料未及的。

当我第一眼看到她的小蛮腰时,就幻想抱着她的那种感觉,没想到,我还没来得及实现这个猥琐的愿望,她却先双手抱住了我。以至于她连手里的奶茶都险些扔掉。

我无法想象她此时此刻的所思所想,可能只是和我一样条件的反射罢了,或许他的爸爸,她的某位亲戚家的哥哥,或者说,她大学时光甚至是毕业后的某位男性朋友,也像我一样下意识的让她抓紧过,她也只是下意识的抱住这个载着她前进的人,但是都不重要了。

我又惊又喜,她在抱着我,我宁愿相信,我是条件反射,而她不是,这么载着她的只有我。

如果让我选择一个我们在一起的时间点,我会选这一刻,因为我们在一起的过程,就那么顺其自然。没有表白,没有鲜花,也没有山盟海誓的誓言和花言巧语的承诺。

这不是我的臆想,我们确实是在一起了。

“以后你都接送我吧,你肯定不忍心我每天十二点下班后半个小时打不到车吧。”

“求之不得,求之不得”。我乐呵呵的回应,像真实,又像梦境。

“只是山地车不是很舒服,有点难为你了,发了工资,我肯定换个电动车”。

“好啊,先苦后甜,现在山地车,明年电动车,旭哥好好工作,我要旭哥开车接我上下班。”

“那必须的,那必须的,相信旭哥好吧,以你旭哥的才华,给你当专属司机都是分分钟的事儿。

这个牛显然吹的有点过头,我当时的工资,电动车不是问题,我的山地车本身就比电动车贵的多,只是载人不方便。可是如果要买车,那就是痴人说梦了。

这个冬天,很冷,这个冬天,也很温暖。

“旭哥,你和别的男生不一样,这是她最常说的一句话。后来,称呼也从旭哥变成了旭哥哥,我对她的称呼也从她的大名变成了yy,我们的感情逐渐升温。

不过我确实很辛苦,公司在中间,我住处在东,她住处在西,来回接送他让我每天在跑多余的路,不过我也乐在其中。

我已经忘记了是谁提出来的,也许是我有意旁敲侧击,也许她没有拒绝,一方面接送她上下班不用再那么累,也许还有其他想法。

总之,我们合租了,确实只是合租,因为一起合租的还有她的大学同学,之前和她住在一起的那个女生。那个女生虽然有点不悦,但是多一个人承担房租,压力总是要小一些,便也只能同意。

她晚班十二点下班,她回到家,和她同屋的大学同学,大部分时间已经睡了。有天,我接她下班后来到我的卧室,她已经是我女朋友了,进我卧室应该也是理所应当的,毕竟都一起合租了,而且我也进过她的卧室。

她抱着我说“旭哥哥,你和别的男生不一样,别的男生谈恋爱,只想着跟女孩子上床,然后就分手,一走了之,我觉得你不是那种人,那天去方特,如果换成别的男生,肯定就想办法骗我住下第二天再回来了,你没有,如果你像别的男生一样,我肯定回来后就再也不理你了,然而你没让我失望。”

我把她搂在怀里。

她想错了,其实我和别的男生一样,也这么想,但是没有这么做。至于为什么没有这么做,第一囊中羞涩,第二明天要上早班,第三,我确实对于我喜欢的女孩抱有幻想,但我也会顺其自然,找合适的时机完成典礼,我觉得那是一种很神圣的事情,而当时,显然,客观和主观都明显不太不符合条件。

而现在,条件具备了。

我看着她的眼睛,深情的说,不是故作姿态,这是我的真心话。

“yy,你是我在床上都舍不得用力的女生,我只会好好疼你,爱你,守护你。”这句话很骚,但很有杀伤力。

接下来一切都很自然。

我们完成了典礼。我们在一起了。她是我的女人了。

没有流血,情理之中,我很淡然,因为他以前透露过,她大学里就有男朋友。

当年腊月27,还有两天过年,我跑了300公里坐车,来给她过生日,她的家乡年底很热闹,吃饭逛街时小心翼翼,她骗她父母说大学同学们来给她过生日,一个小城,到处都是熟人,我们戴着口罩,生怕被人看到我们的偷偷约会给他父母告状。我对她说,我总有一天,要光明正大来你家给你过生日。她说,那你要好好努力哦。

年后,我要换工作了,我和人力经理始终对我的发展前途规划有出路,这是我的问题,我是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人,外地调动我是不能接受的,我刚毕业换份工作照样可以重头做,但是我已经离不开她了,她也离不开我。

我对她是精神上的依赖,前面说过,我家庭条件,父亲去世,母亲再嫁,没有完整的家庭,而且父亲没去世前,我父母都是工作狂,也许是为了赚钱给我更好的生活,也许是其他,总之出了满月就把我放到姥姥家里喝奶粉。

对,我甚至连母乳都没怎么喝过,所以从小几乎就是没人要的孩子,我觉得这也是我168身高的原因。

在姥姥身边长大,姥姥很疼我,但这份疼爱无法弥补缺失的父爱和母爱。

我很渴望有个完整的家,尽管只是恋爱阶段,离谈婚论嫁还早,但我已经跟她住在一起,她逐渐也是在我卧室,或者说是我们的卧室的时间多余和她大学同学那个卧室的时间。

就这样,大学毕业后第一年,我和一个女生同居了。像夫妻那样生活,柴米油盐酱醋茶。

这是个很大胆的行为,她的父母,我的家人,都不知道,也不敢让他们知道。尤其她父母,如果知道了,肯定会把她锁在家里1个月。

总之,我有了一个家的感觉,这是我从记事起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当然,她也很依赖我,她很懒,和我在一起几乎啥也不做。

于是我从自己不会照顾自己发展成一个全职好男人,洗衣做饭无所不能。我知道她很辛苦,客服工作,每天对着电脑屏幕10小时高强度打字,为了抢单吃饭时一只手都不离鼠标,每天回来眼睛都有点微肿,头也有点痛。

她最喜欢我把双手搓热,然后敷在她的太阳穴上,她说这样很舒服,头瞬间就不痛了。

我怎么舍得离开她,我怎么放心离开她。

人力资源经理不知道这些,也不会考虑这些,对于公司角度,需要我去外地,我不服从的那一刻,我就不适合继续在这里发展了。她哪里会知道我是舍不得这个来之不易的小家呢?

现实就是这样,人力资源经理和我,我们都没有错,都是站在自己角度思考问题罢了。

我辞职了。

我后面找工作,碰壁,还被人骗了9000块,这期间没有收入,还背着9000元的账单,对于一个刚毕业半年的大学生来讲,真的很难,更难的是,后面最先跟我催债的居然是和我从我一起玩到大的同村的好友,他知道我没钱,但还是一直催我还钱,我心灰意冷,刷了信用卡还给了他。

总之那段时间,都靠她来养我,我成了吃软饭的男人,后来找到了公众号编辑的工作,当时也算是新兴岗位,公众号刚开始流行,我之前注册过公众号,看过一些方法,得到了这个机会。工资不高,但我觉得应该有前景。

我一边工作一边还债,还在网上找些可以做的**,我也是此时此刻,接触到自媒体这个让我赚到第一桶金的行业。那是后话。

有半年的时间,我都在花她的钱,我很过意不去,没办法债还是要还。

她很少给我说鼓励或者抱怨的话,只是在我早上出门的时候,整理我的衣领时,像对孩子说话,说注意安全,骑个山地车,别老闯红灯。路上别老路怒,万一人家打你一顿,谁来照顾我。

我觉得挺对不住她的,确实,负债的日子过得很艰难。同时,她的大学室友正好因为工作原因,去了城市的另一边。

这栋房子里只有我们两个了,真正的二人世界,没有任何人打扰。她很调皮,甚至调皮到把我所有的帐号id都改成xxayy11261227

我是旭旭,她是旭旭,1126我生日,1227她的生日。

在这个私人空间里,我很开心,她也是。

16年十月一,在一起差不多一年了,去年去了方特,今年我们打算去一趟北京,我在北京呆过一段时间,还算熟悉,到了北京不至于像无头苍蝇乱撞。

由于她喜欢游乐场,所以我们本来计划去欢乐谷的,但票价实在是太贵了,所以只能去故宫,国博,景山,北海,南锣鼓巷和奥体这种不怎么花钱的地方,为了节约住宿费,住在100块的民宿里,她也没有怨言。

去了这一趟北京,三天两人全部花销只有1200块,这个游览质量,确实谈不上高,甚至是很低。但是,她还是很开心。可以看得出,在和我出去前,她几乎没有出去旅游过。

北京回来几个月后,我的欠债也还清了,收入逐渐为正,自媒体文章的流量也开始上涨,申请了几个头条号和百家号都开通了收益权限,事情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在一起的时间长了,感情可以经历挫折和磨难,但是经不起平淡,何况我们还是二十四五的年纪,甜蜜的恋爱期过后,就是各种争吵,拌嘴和斗气。

我的性子很毛躁,她是个慢性子,每次说出门逛个街吃个饭,她都要收拾好久,我有时候会不耐烦多说几句,然后就是争吵,生气,本来打算消遣的时光快意全无。

不过她确实被我有点惯坏了,几乎就是衣来张口饭来伸手。不过也有例外,就是有朋友来做客时,尤其是我的朋友来做客时,她总是忙前忙后,刷碗擦桌子洗菜炒些简单的菜,像个女主人的样子,忙的不亦乐乎。

我在酒桌上跟同学朋友们吹牛的时候,她也会把目光注视在我身上,这个时候她的眼睛里,有自豪有崇拜也有牛批吹爆时那种鄙视,虽然没人时她跟我各种争吵,大多数时候都是我嫌弃她比较懒,外人面前她却从来不会让我丢了面子。

自媒体几个账号收益都不错,2021年底,加上工作,我攒了两万块钱,他父母也知道了我的存在,但是不知道跟她住在一起。

2021年,我实现了当时的牛皮,我买了车,不是好车,6万左右,我没有参与选车,因为这个价位可选的其实也不多,但好过没有。她选了一辆她喜欢的品牌和车型,我们就直接交钱定下了。

这对刚毕业两年的大学生来讲,已经算不错。我也开始有了见他父母的计划。

第一次去他家,是五一劳动节。

他父母对我的印象还算不错,我做的很好,甚至露了一手厨艺,之前她跟爸妈跟她打电话时说家里电视坏了,我京东了一台50寸的互联网电视,也算是个给二老的见面礼,不算贵重,也算有心,他们虽然觉得我身高有点矮,但总体对于我并不排斥。

后面又陆续去了几次,见了她的几个亲戚,有看好我的,也有觉得我不太行的,最主要的,还是觉得我身高不太行,而且我当时已经辞掉了工作,准备全职做自媒体,18年那会儿,做自媒体工作室很香,像我这种**干起来的,随便剪辑一些视频陪下文字,技术含量并不高的几个号,18年收入一年就有15万,比一般的上班族要强很多。

他有几个亲戚认为,我这是不务正业,男人就该找个厂子或者企业上班,最好是国企或者事业单位,如果能是公务员,那自然最好,这才是养家活口的正确方式,这是北方尤其是s省大多数家长期望孩子过得日子。

没有工作不合他们心意,身高不够他们觉得差劲,她的几个七大姑八大姨三言两语把他母亲和父亲对我的印象都彻底改变了。

这就是传统农村的可怕之处,人言可畏,偏见和刻板印象是一把致命的刀,而且不会让**血。

但还好,她一直说我的好话,说她的七姑八姨们不了解我,我其实是个挺不错的人,只要她还站在我这边,我就有信心去面对所有困难。

11月30日,这次去她家,这次去按照我妈的意思,是打算问问他的父母,要跟她谈婚论嫁,我们这边出需要什么条件的。

然而,我还没开口,他的父母提了8个条件,每一个对于一个没身份没背景的农村孩子来说都很有难度。

这很明显是让我知难而退。这次会面很不友好,他的父母几乎宣布了我的**。

同时不晓得他的父母如何知道了我们早已经住在一起的事实,直言对我说,像我这种人品不端骗女孩子的人,不可能把女儿托付给我,并扬言到了年底,就会让她把工作辞掉,回老家工作。

值得欣慰的是,她还在为我说话,告诉她们我不是品行不端的人,这几年一直很悉心的照顾她,但其实已经没有任何作用了。

这个时候,对她父母说什么已经都没有用了。

我回去后把他们父母提出的条件转告给我妈,我妈直接就说不同意,这就是把人逼死,就单凭全款在他们老家买房子这一条,就不可能,因为在他们家那边买房子,我们家人们的理解就是把我这个孩子几乎送给他们了,这对于我的家人们也是不可接受的。

这仅仅是一条,我只记得当初是列了8条,写在一张纸上,怕我忘记,让我转达给家里人看,八条具体是什么记不得了,也找不到了,每一条都很苛刻。

我在电话里对我母亲说,这可能是她父母对我们的考验。

我母亲说那边,考验,她们这是考验我们么,有这么考验的么,我们还没考验她呢。

我当时手头上在忙着别的事情,开了免提,这句话被她听见了,她很伤心,她觉得我们一家都很虚伪,连我也是假的,我跟别的男人一样,以前对她好都是骗她,只是骗她结婚而已。

我母亲说错了一句话,这句话是个催化剂,我知道即便母亲不说这句话,她过年回到家后也大概率被父母关起来不让再出门。

事实也确实是这样。

她的母亲每天都要电话轰炸她劝她离开我。她与我不同,很少跟母亲争辩,偶尔在她母亲说我不好时,说句她不是那样的。类似的话。

更悲伤的是,腊月23日,临近春节前一周,我姥爷去世了。村里怀着悲痛的心情为我姥爷筹办丧礼。

腊月25日,她回家。

我没时间开车去送她,更没时间计划年后如何让她脱离父母管制的手段。

所有的事情巧合的集中到了一块。我送她上大巴,只告诉她,我大年初六出你家接你,还等你回来,做公司老板娘呢,当时我已经提交了注册自媒体工作室的申请。

她上了车,没有说话,此时,由于诸多种种,她对我还有留恋,还有不舍,还有依赖,我们都知道这个春节,我们过得不会快乐。

她上车的一刻,我潜意识里觉得,我们以后可能只能相隔千里,各安天涯了。这一别,就真的再也没有了以后。

不容许我想太多,姥爷的丧礼还在进行。

这一年,是我有史以来成就最大,转折突然,悲伤最多的一年,我认为还是一切往好的方向发展,毕竟我去年和前年,还是被最好的朋友催债,刷信用卡度日,靠她养活的软饭男人。然而,下半年,他父母态度转变,然后姥爷的离去,她的离去。

19年新年大雪纷飞,我在对姥爷的感伤,对她的思念,和对姥姥的陪伴中度过了春节。

姥姥姥爷没有儿子只有四个闺女,偌大的院子,我从小长的的院子,只有我和姥姥两个落魄的身影。

我和她依旧保持联系,依旧称呼对方亲爱的,我不知道她的母亲每天都在给她说些什么,反正不会是我的好话罢了。

我刚失去了姥爷,失去了对我来说我最至亲的人,我不能再失去她啊。

我不能失去我的家。短暂的,好似梦境一般的家,我还幻想我有能力让她回到我和她的那个小窝。尽管已经不太可能。

19年正月初六那天,下着小雪,那是我们约定的去接她的日子,我知道希望渺茫,但我还是想去一试。

370公里,冒着雪,开了8个小时,到他家时已经接近天黑,她想办法出来,但是父母根本不让她出来,他们怕她跑出去,过年甚至都没走亲戚串门,就在家里盯着她。

雪渐渐变大,我去她家门口求她父母让我见她一面,当然那是不可能的。她父母劝我回去,找个地方住下,等雪停了就回家了,说不会让她出去工作了,我说了很多好话,甚至于都要跪下,只求见她一面,然而一切都无济于事。

她的母亲以近乎自残的方式拒绝我们见面,只让我快点回家,不让我家人担心。

我见不到她是不会回去的。她父母见我不肯走,也只能作罢,回家不再劝我回去,也不允许我们见面。

我知道现在也不知为何他们为何这么决绝。让两个孩子只有几十米的距离却不能见一面。

好在她手机还在,我们依然可以通过微信联系。我回到车上,微信和她聊天打发着时间。她也劝我回去,说让我等一段时间,她的母亲看管她没这么严了,她父母不可能一天24小时什么也不干长期盯着她的。她说,她迟早会出去的。

雪渐渐停了,窗外零下13度,车内不知道多少度,我保温杯里的水已经冰凉,我可以住个酒店或者旅馆,但是我没有。

我比较固执,见她父母如此决绝,我也越发强硬起来。我就是这样,不知道因势利导审时度势。

我要表示我的决心,就算冻死,我也要见到她,我也要带她走。她是我的家人,我刚失去姥爷,我不能没有她。

正月初七一大早,她父母见我还没走,也许于心不忍吧,毕竟在大人眼里,我也是个孩子而已。

也许是怕我出事我的家人们找到这里,怕承担责任,究竟为何,我无从得知。

但是,他们让她出来见我了,还好我一晚都在跟她通宵打游戏,王者荣耀,吃鸡,如果没有她陪我的话,我应该是会被冻死的。她的父母在她出来时,没收了她的身份证,手机等等。

她踏着积雪从不远处走开,后面留下一串长长的脚印。

打开车门时,看到我在车上冻得那个样子,手脚几乎快没有知觉,她扑在我身上就哭了,她哭我也跟着哭,我不想安慰她,此时此刻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带不走她,也不敢带她走,她也不会跟我走,她的母亲以近乎自残的方式让她留在家里,她是个孝顺的孩子,见不得母亲那样。。。我们就那么一直哭,一直哭。他的父母在十几米外看着,我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也无从猜测。

她劝我回去,我说一定要带她走,她直说不不行。

即便她心疼我,但是也不能看着她母亲自残,而且她母亲高血压,如果她就这样走了,她的母亲会出事。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个选择是我早就预想到的,只是和她一起抽泣。

我们已经不可能在一起了。我要失去她了,但是我不甘心。

然而不甘心并不能改变什么。车的不远处甚至有三三两两几个人在看着我们,仿佛在看笑话。

她在我的车里呆了四五个小时,然后被拽回了家里。

临走之前,她说就算你不走,至少去镇上吃点东西,一天一夜不吃这么冷,真的会饿死冻死的。你不能死,你姥姥还一个人在家里呢,你死了对得起她么。

不得不说,这句话戳中了我的心里,在我心里,她和我姥姥可能是唯二重要的两个人了,如果我死在这里,我姥姥怎么办,我听了她的话,拖着又累又冷又饿的身子开车到到几里外的镇子上喝了碗小米粥吃了几个油条,暖和多了,并到超市里花了两百块买了一床棉被,我不想走,也不想住旅馆,我还想停去她家门口那边,我要一直等。我不信她的父母是铁石心肠。

事实证明,电视剧里都是骗人的,她的父母在获悉我已经吃了饭且买了一床棉被的情况下,确定我不会出事,就不在管我。

那晚,我还是没走,但是已经足够温暖,她也两天没睡了,她是很嗜睡的人,我告诉她我买了棉被,没事,你困了睡吧,就没有继续打游戏度过夜晚,那天晚上我也睡了会,差不多三四个小时吧,棉被还是很管用,比昨天暖和多了。

正月初八,出了太阳,正在化雪,太阳照着很暖,雪水融化很冷,又冷又暖之间,我收到一条消息。

“老韩,我们分手吧,不可能在一起了,你以前给我说过,要做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人,虽然我们经常吵架,但是我确定了,你是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人,我信了。我会我会生活的很好的,但是我担心你。没有我,你该怎么办,没有我,你以后就一个人了,我真的不忍心让你一个人。你和别的男生不一样,你一定还会遇到另外一个她,替我跟你走完剩下的路。”

她没有叫过我老韩,平时的称呼都是旭哥和旭哥哥。这是她第一次用这种称呼称呼我,当然也是最后一次。

“我只要你,我说过,如果你的余生要被一个人捧在手里,那个人只能是我,必须是我。”

“我记得,我也相信,并且会永远记得你,记得你对我做的一切,老韩,回去吧,在遇到另一个她之前,自己要坚强。一定有一个她在等着你。一定要坚强,为了自己,为了姥姥,为了记着你的我。回吧,好么?我们还可以一直保持联系的。你不会失去我的,我们还是朋友,如果你需要,我可以为你做一切事情的那种朋友,回去,好么?”

“我们会再见面的吧?”

“肯定会的,我的东西都还在咱们曾经的小窝的,过段时间我回去收拾回来的,照顾好自己,要坚强啊,傻子”。

我泪崩了,掩面而泣,最终,她还是对我提出了分手。

那一天我回家的高速路上,有生以来唯一一次飙车,油门踩到185公里每小时的时候,我想起他的话,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如果我死了,我们就没法见面了,想到这里,我的脚,渐渐的松开了油门。我要活着,我还要见到她。

后面我们确实又见过3次面。

一次是三个月后,她来收拾东西,我知道已经覆水难收了,也没有再挽留。

我知道在我和她的心脏不好的母亲之间,她选择了她的母亲,即便她的母亲待她不如待弟弟那么好,即使她说我做到了,我是这个世界上最疼爱她的人,她还是选择了亲情,血浓于水,我理解,也不在强求。

这次我送她回家,她的父母也知道,允许我们说话,他们不怕女儿跟着这个外地的男人跑了,女儿已经做出了选择,他们甚至让我去他们家里吃饭,不过我拒绝了,那个家门口,是我今生最恐惧最难以释怀的阴影。

但是,此时此刻,我们相互之间,能说的已经不多。

东西卸完后,我开车离开,有不舍,但我知道,她的身影,我会越看越不舍,如果我多看几眼,或许会像三个月前,傻傻的在这里呆几天几夜,只为见她一面看她一眼。

我们依旧保持着联系,依旧会一起玩王者,玩吃鸡,只是频次越来越低而已。

第二次见面,19年7月,她和同事去张家界旅游,我在我同学家做客,离机场很近,所以顺路接了她和她的同事,他给我带了一个礼物,是个精致的带她相片的的后视镜挂件,她说我开车毛躁,自己一个人开车总是东看西看,经常走神,把这个挂在车上。就像她在车里,当她在车里时,我为了她的安全肯定会好好开车。

我哪里敢挂,抬头即是她,我恐怕再也不敢开车了,我怕上车就会泪崩。所以,他被放在手套箱最深的盒子里,这是她挑选的车,就让她一直坐在车里吧。

把她同事送到家,已经傍晚,我当天要把她送回去,她说下午五点多了,到我家都七点了,城际公交已经停运,我爸一猜就知道有人送我回来,除了你还能是谁。住一天明天再回去吧。

“那你住你同事家吧,反正她也一个人住。”

你特意接我们,我不能让你一个人,我跟你一起,不住她家。

我们找了一个酒店,开了房门,没有任何拖泥带水,她说,老韩,我说过,如果你需要,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以前我们在一起,你一星期要好几次,这么久了,你肯定想我吧,今天你对我做什么都行。”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抱起了她往屋里走。

“不过这是最后一次了,你要记住,好好生活,抓紧找到一个,替我跟你度过余生的人。”

“你是我唯一愿意用生命去爱的人,我再也不会为了谁甘愿去冻死了,不可能了。”

“以后不要这么傻,无论什么时候,最爱的人一定是自己,然后是家人,最后才是别人。”

我不知道怎么回应这句话,只能点点头。

那一天,她确实跟这三年来的其他任何一个晚上,都与众不同。

“你想想,你可是有可能跟别人的老婆白白睡了三年呢”

我只能苦笑,如果可以的话让我选,我宁愿让她跟别人睡三年,然后最后跟我。因为在我心里,谁能跟她走到最后,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最后一次见面,20年6月,我断绝了和她最后的一点联系,我们的手机卡是主副卡绑定在一起的,每当我拿起手机,我都忍不住想起她,她已经回到济南上班,还是做的电商客服,我给她电话,让她出来,主副卡解绑需要当事人亲自到场。

她从办公楼里出来,跟五年前的六月一样,系带连衣裙,还是那么瘦的腰,看了让人有忍不住抱住她的冲动,只是那张脸,已经不再傻不再稚嫩,转而为成熟稳重。一年未见,她变了很多,比起五年前我们初遇的那个夏天,没变的也很多。

我也不再开车,考了摩托车驾照,我载着她,去往营业厅,想起多年前那个冬夜,她抱住我的感觉,又甜蜜,有心酸,又痛苦,又苦涩。摩托车路过减速带,我说你抓紧,而她,如同往日,当我下意识去抓她的手让她抱住我时,她挣脱开了,转而把手向后扶紧后备箱。我怔了一下,意识到什么,刹车减速,尽量让车不再颠簸。

解绑完毕,营业员问解绑后她的副卡注销还是留存。

“留着,还是要用的。”

她说。

营业员狐疑的扫了一眼我们。

完事后,路过一家沪上阿姨,她叫了两杯,是我最喜欢的解渴的柠檬水,和她最喜欢的珍珠奶茶。

来到她的办公楼下,我有点不舍。

“一起吃个饭吧,”我说。

不了吧,我的账号在挂起状态,还是像原来一样,几个客服,来了静默下单的单子,总是要抢着核单,我这一会儿,有可能已经错过好几单了,我要努力赚钱养自己呢。

“那好,你去忙吧,就,后会有期”

“也许吧”。

她转身上楼,没有回头。

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她的背影,直到他上了电梯,我依然呆呆的站着,站了不知几分钟,才木讷的离去。

我回头往写字楼望去,几十层的楼层,我不知道她这一会儿是在紧张兮兮的核单,还是像我看着她一样在某个楼层恋恋不舍的看着我。

离得稍微远一些,我拿出手机,把她的手机号,微信号,QQ号全部删除,然后离去。

有点泪花,但是这可能是断绝念想的唯一方法了。

21年11月,我路过我们之前租住的房子,我抬走望向五楼,窗还是那扇窗。这是我们一起生活三年的地方,不知道里面现在住的是谁,而那栋房子里,已经也可能没有任何我们生活过的痕迹。

楼底下,那颗我曾经在我们一起遛狗跑步时刻着我们名字的梧桐树,已经因为要改造燃气管道而刨掉了,市政人员正在刨树根。

刨树出树根,就意味着这棵树消失在人间,彻底死掉了吧

而我的心,其实在三年前那个下着雪的冬夜,在离她家大门不远的地方,也已经死掉了。